“一元云购”是电商新模式还是网络赌博?

“黄,赌,毒”是违法的,但仍然很多人铤而走险去做相关的生意,因为能赚钱。

互联网上也是同样的道理,但一些机灵的人总能将黄,赌,毒变成合法的“黄,赌,毒”。比如本质上是约炮的app,视频表演,过于坑爹的网络游戏,以及我们今天要说的一种所谓“电商新模式”的“云购”模式。

在appstore上搜索相应的关键词,出现了一大堆“云购”的app,就连某养猪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也在做。

“云购”的规则,想了解的可以去下载一个app,这里就简单介绍一下:

用户充值1元,即可获得1个平台虚拟货币(平台方往往为了规避法律风险,而名义上是1元购买一个云盘空间,赠送一个虚拟币),随之用户挑选喜欢的商品,商品往往都是一些苹果手机,电脑,相机,金条,话费等等。

按照商品的总价分配对应数量的号码。1元钱即可获得其中1个号码(系统随机分配),当所有号码都被分配完毕后,系统根据规则计算出1个幸运号码,持有该号码的用户,直接获得该商品。

用户也可以同时花更多的钱投注不止一个号码。比如一个手机5000元,理论上,你花一元钱就有5000分之一的几率获得这个手机。如果你投入2500元,就有2分之一的几率获得这个手机。当然你投入了2500元,也有2分之一的几率竹篮打水一场空。

首先,我今天不说平台的算法和规则公正与否,类似平台已经很多,有的是纯粹的算法骗子,有的动一些小手脚,有的可能相对公平一些,我们说游戏的模式,已经非常类似“赌博”。平台自己称该模式为“电商新模式”,其实这种模式实则与电商无关了,用户投入的钱有极大的可能性血本无归。

平台无疑是最大的受益方,仅在上图这个“云购”平台上,京东标价6888的iphone6s手机,这里要8280,但仍然有大量用户愿意付费博取,都是出于捡便宜的赌徒心态。

而笔者注意到,单这款商品已经进行了4066期,总数高达33666480元,平台单笔交易抽头渔利超过一千。对用户来说一元可以博取价值6888元的手机,赔率数以千计。只是单单这一个商品。整个网站的资金流量笔者估计会超过十亿。

不禁感慨“黄,赌,毒”确实赚钱啊。这种以小博大,数额巨大,期数频繁,竟然不属于严重的赌博?

但即便这种模式钻了法律的空子,法律上不予定义其赌博,该模式也会必然会让很多人的财产受到损失,甚至倾家荡产。

对于是否违法,笔者赞同知乎上一位网友的观点:一元夺宝,以一元博取更高价值有价商品,以小博大,以少博多,典型的投注“赌博行为”不可否认。

这些活动是基于网络上的,那么根据刑法解释中第二条,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

这里有几个关键词——营利目的,建立赌博网站,接受投注。

一,营利目的,毋庸置疑。

二,建立赌博网站,网站是明确的,需要确认的是是否属于赌博。笔者认为一定是。以一元博取价值高达数千的手机,其中赔率甚至远远高于地下六合彩最高的六百倍,令人惊叹。地下六合彩常见的以一元博取四十元特马,属赌博,而这里一元博取更甚,我找不到借口否认它不是赌博,难道变成其他有价商品就不算赌博吗?不,我认为是赌博。

三,接受投注,每一个网民的投注行为都是不可否认的。

由上,“开设赌场”不可否认。

根据刑法解释中第一条,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

1、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

2、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

3、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

这三个条件参赌人数远超,抽头渔利远超,赌资远超,“聚众赌博”之实不可否认。

网络赌博的形成需要三个条件:赌博组织者及赌徒、网络赌博平台和赌资。因此,对网络赌博犯罪的查处和预防也应从这三方面进行(《网络赌博犯罪研究》蔡艺生赵细妹 2006)。

这三个条件笔者也是可以一一对应的。赌博组织者对应一元夺宝类网站活APP的拥有或管理者。他们通过各种光明正大的宣传手段笼络大量网络用户(我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有多少潜在用户)。

赌徒对应无穷无尽的网络用户,他们可能就在某位网友的晒单中从此加入了一元夺宝的以一博多行列。

网络赌博平台即为网站,有些网站是有老的平台用户为依托,从而将老平台用户引流至一元夺宝行列,而有些新一元夺宝类则大多通过网络宣传进行笼络用户。

赌资之高上文也稍微展示了其冰山一角。

那么,一元夺宝类网站APP的危害程度呢?

地下六合彩作为一个毒瘤,是很有对比价值的。

首先,赌民,地下六合彩有广大的城乡居民基础,少说也有好多万吧,而一元夺宝类网站APP也不逊色,有6.49亿网民,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宣传攻势之下,入者几何。

赔率,地下六合彩赔率小的是几,大的最大可达到几百;而一元夺宝类网站APP小的也有几十,大的可以上万。或许你会说一元夺宝类网站APP上的都是有价商品,是实物来的,不可相提并论,但是这些商品都是可以折旧卖出的,比如Apple iPhone6s Plus 64G,以你折价五千卖出,也高达五千倍。

频率,也就是是开奖期数。地下六合彩现在是每周三期,而一元夺宝类网站APP单个商品快的一天就可以有十几期,就以iPhone6 4.7英寸 64G这个商品,开了上万期,假设刚好一年来算,平均每天开了四十期。如果一个网站有一百个商品,那么每天开奖期数可能破千,这还仅仅是一个网站的数据。

地下六合彩危害之大不能否认,那么赌民不逊色,赔率远超,开奖频率远超的一元夺宝类网站APP的危害怎能忽视?!!

说了这么多,假设国家最终拍板——这是合法的!

笔者爱幻想,既然这样是合法的,那么我只要将一件四十九元的有价商品挂出,然后让善良网民以每注一元进行夺宝,最终善良网民A成功得奖,然后再允诺网民可以用直接转账四十元来进行交换有价商品。随之,一个特马赌法成功在一元夺宝进行借尸还魂,六合彩借机成功洗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