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真正的“超级个体户”也很酷!

最近我听了一个词语觉得非常好,叫“超级个体户”。

我常常听到有人将“商人”和“创业者”,“商人”和“企业家”区别对立开来。但我认为商业领域的创业者和企业家都应该是商人,任何一个成熟的,对社会,对员工,对投资人负责的企业家,追求商业利益理应是其天职。

而“超级个体户”也是商人的一种。但我认为“超级个体户”倒是和“企业家”是真有区别的。

王健林,马云,俞敏洪等即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企业家们动辄管理数万人的团队,其公司或集团是其控制下的核心资产,他们仿佛是一艘航空母舰的掌舵者。

而能被称为“超级个体户”的人,也是非常厉害,其财富量级,资产量级,相比超级企业家来说,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超级个体户们每个时代都存在,他们的特征是,嗅觉灵敏,个人能力极强,智商高,而直接领导的团队人数极少。

我最崇拜的一个“超级个体户”就是刘益谦,它是一个依靠中国资本市场完成原始积累的超级富豪,而今天它有多少钱,其实已经无法衡量了,胡润百富榜这样榜单上只能大致计算出它可以标准化的财富,而它的收藏投资,持有的艺术品资产,连它自己都不懂有多少了,几乎没人能准确的衡量出他的财富。

而刘益谦的团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20几个人,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个体户。

刘益谦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最早一批捕捉到红利的草根阶层,他捕捉到了很多被常人忽视的资本市场上的“偏门”机会,比如国库券,收购法人股,收购艺术品,股市一级市场等。

而熟悉刘益谦的人往往也都听过“杨百万”的故事,杨百万也是刘益谦同时代的改革开放初期上海滩的风云人物和弄潮儿,杨百万在80年代就赚了百万财富,那时候的百万财富可了不得,所以被称作“杨百万”。

今天杨百万这个人在股市的媒体上还是很活跃,但我认为杨百万却不是一个“超级个体户”,时过境迁以后杨百万和刘益谦已经不在一个量级上了。

我觉得杨百万现在好像也就只空有一个个人ip,然后到处站台各种活动,靠讲课,讲股市赚钱,和刘益谦这种真正的资本大鳄已早就不在一个量级上了。

而为什么刘益谦,杨百万,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都是当时时代造就的草根佼佼者,一个日后实现了财富的横向扩张,成了真正的资本大鳄,一个却成了一个“老网红”?

我认为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刘益谦是一个真正敏锐,能持续捕捉机会的人,能抓住真正的关键节点,认清了自己“超级个体户”的身份,不断变化,不断变通,不断找寻漏洞,不在预先别人设计的框架内迷失方向。

而杨百万呢? 他后来一直就局限在 股票的二级市场里。从出名开始炒股,到今天充其量还只是一个二级市场上的股民。

在二级市场上,再牛的个人,也很难真正实现财富的大规模原始扩张。

有很多人抱怨说,今天已不似改革开放之初的时代机会,但我认为今天中国社会所存在的机会完全不逊于 刘益谦,杨百万的时代。至少我刘大猫本人就是一个90后草根,我也捕捉过很多时代的机会,并且还有更多机会,我还没有用心去捕捉。

彼时的中国,有法人股,有艺术品,有刚开局的股票市场。那时候的大众,多数人肯定也看不懂那些东西,真正能抓到几乎的都是极少数人。

而今天的我们有什么?今天的我们国家的资本市场仍然在一个很不成熟的发展中阶段,我们还有区块链儿,比特币,ico,我们还有新三板,域名数字资产。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新玩意儿,这里面有的是庞氏骗局,有的则是真机会。

因为不成熟,所以必然会鱼龙混杂,但真正的大机会从来不都是在不成熟的市场上造就的。大多数人都搞不明白的事情上,我们先去透彻研究了,我们就会有很大概率获得回报。

而获得一时的回报并不难,就像此时此刻,有不少人通过最近火爆的区块链二级市场获得了账面的回报,有的最近才买的也获利了。但请相信,这里面百分之85以上的人,最终还会连本带利全部还回去。

而另外百分之10以上的人会侥幸在这个时代赋予的早期区块链的牛市里赚到财富,落袋为安,但遗憾的是他们此番获得的财富在他生命的长河中,也会和杨百万当初的一百多万一样难以横向扩张。因为他们永远只能在别人设计好的各种二级市场的框架里寻找机会。

而真正能够在当下的时代的机会下,成长为一个“超级个体户”的人,他们一定还是和刘益谦一样,在各种不成熟的二级市场里获得财富的同时,找寻更高层级的市场。同时他们在更早期的市场里,又能应对,判断鱼龙混杂的各种庞氏骗局。这时候看的就是判断力,运气和学习能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