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诚品书店”。

昨天很晚的时候,朋友圈里突然有了一条刷屏新闻《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因病去世 享年68岁》。

吴清友 这个人,我还是挺佩服他,此前在互联网上对他比较有标志性的报导和文章都是说,他很有情怀,在台湾开诚品书店,15年都在赔钱,但是把诚品书店打造成了一个文化符号。

几年前,诚品书店在江苏苏州开了大陆第一家“诚品书店”,说是“书店”,其实已经是一个高举高打的苏州超级网红级的城市综合体了。

而且苏州这一家是苏州园区政府花了很大力气才将其邀请过来,经过苏州的圆融集团低价受让土地,再转让股权给台湾诚品集团,政府对这个项目招商优惠幅度非常大。

而几年来这个地方的“引流”效果也确实非常好,事实上确实成为了苏州一个新的旅游目的地,很多外地游客都慕名而来。

而我本人和这里也稍微有些渊源,我虽然平时都在北京,但我在苏州的住所便在诚品书店的楼上。

这是诚品集团借着诚品的ip开发的一个高端商业地产。这里是苏州市最好最贵的高端住宅之一,我住的则是诚品书店上位置最好的,可以俯瞰苏州湖景和城市天际线一户~如上图,此时此刻,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在诚品家中。

再发几张刘大猫苏州猫窝的皂片给大家欣赏欣赏🐱~

大猫的猫窝

我平时都在北京,但每年总有一段时间会在南方度过,工作压力大到无以复加时,心情烦躁得兵荒马乱之时,都会回到南方安静的独处一段时间。

譬如最近,在下半年的最高强度工作开始之前,我便在苏州呆一段时间,苏州这座城市节奏较慢,适合搁置,安静,思考。最近每天的生活就是每天在诚品书店看看书,坐在露台上思考思考我那放荡不羁的人生,规划规划要做的事情。

我最欢的一篇散文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这篇文字我在中学时语文课上不想听老师讲那些枯燥东西的时候,我就把课本里这篇《我与地坛》读过无数次,但到北京后,我竟发现至今还没去过地坛。

但就如同《我与地坛》一样,每个人或许都有它生命中的地坛,而诚品书店就如同这个阶段里我的地坛一样,在这里每天下楼阅读,每天看到数不清的人群在此拍照,嬉戏,我热爱观察,热爱交流,每天都能遇到很多新鲜的事情。

我亦或独自缱绻在家里,窗外不远的金鸡湖看上去那么的平静,但它一定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暗流涌动。而我更认为诚品书店是为我这样的人建造的。

苏州诚品书店的不远处是一个叫“圆融时代广场”的地方,那时候还没有诚品书店,我就很喜欢那个地方,觉得很漂亮,我是个喜欢独自思考问题的人,在大学时我就常常在那里坐在小河边里思考人生,思考怎样弄流量,怎样弄网站,怎样赚钱这样低俗的问题,哈哈。

诚品书店是一个有情怀的地方,或者说它具有情怀的一面。而我好像又是一个非常没情怀的人,在我的世界里,关键词总是赚钱,获利,流量,变现… …

但置身其中,仔细观察,你也能深切的看到它精准现实的一面,在大陆金碧辉煌的诚品书店里,无非不也是一个个精准且疲惫的旅游走马观花的人群聚集地,书店里捧着书的人,也不一定会比我更热爱书籍文学文字。书店只是小小的一块,更多的却也被各种好的烂的,甚至故作娇态的商业品牌入驻其中。

号称十五年亏钱,有巨大情怀的“吴清友”,最终不还是在大陆通过略低俗的“房地产”加ip引流的方式变现了。但这又何妨呢,一个人的情怀不是别人赋予的,而是它内心的力量和坚持。

每一个内心有强大力量的人,再加上他对世俗世界的准确理解,他才会走得更远,情怀其实从来都是重要的,而精准也是同样重要。

一个只有精准却没有情怀的人,他的形象就如同90年代背着腰包,吆喝着摆地摊的单细胞商人。亦或是互联网时代里,那些满口操着“本项目日赚1万” “qq群引流网赚大法”的小丑们。

而一个只有情怀,却不精准的人,其形象就如同一个留着邋遢的长发胡子的流浪者,吟着奇怪的诗歌,却连下一顿饭都不懂是否吃得上。

而我们却明确知道,这个世界上既需要平静安逸的角落,但也必须要去驾驭暗流涌动的世界!

也在此缅怀一下 吴清友,这个有情怀但也很精准的商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